日前,記者從財政部了解到,首次全國范圍內的代理記賬機構普查已基本結束,各地已向財政部上報普查分析報告。

  天津市381家代理記賬機構2012年度營業收入總額為1.3億元,代理記賬業務收入占總收入的50.48%。從代賬機構的地域分布情況看,代理記賬機構均集中在天津市經濟基礎較好、經濟增速較快、服務業比重較大的區縣。

  這說明,該業務與企業經濟發展息息相關,并成正比。

  山西省209家代理記賬機構上年度營業收入為3682萬元,持有會計從業資格證的從業人員占總數的95%。

  同時,普查發現,代理記賬業務有助于規范委托企業的財務管理,降低委托企業的財務成本,還在一定程度上拓展了會計人員的就業門路。

  但普查也發現,代理記賬行業存在監督檢查力度不夠等問題。

  如行業中存在大量未辦理營業執照和代理記賬許可的不合法從業群體和數量眾多的兼職會計人員,他們游離在工商部門和財政部門監督之外,擾亂了代理記賬市場秩序,不服從管理的現象比比皆是,不接受檢查、不辦理注銷及隨意退出的情況屢屢發生,原有的退出機制和流程也名存實亡。

  對這類問題,山東省財政部門決定,今后將定期聯合工商、稅務部門加強對代理記賬機構執業范圍的監督檢查,發現代理記賬機構擅自從事審計、驗資、評估等注冊會計師、注冊資產評估師從事的業務后將及時制止,對未經行政許可從事代理記賬業務的單位或個人進行警告處罰,切實維護會計服務市場有序運行。

  同時,各地還在普查中發現了代理記賬行業準入門檻低、定位模糊、收費標準偏低等問題。

  記賬機構普遍規模小,在市場競爭壓力下,降低收費標準,以低微的價格承攬業務,以勉強維持生存。即使如此,還有為數不少的代理記賬機構自開辦以來很少開展甚至沒有開展業務,運作困難。

  同時,未取得行政許可的“地下代理記賬機構”、個人兼職會計等非正規的競爭對手,也迫使代理記賬機構為爭取客戶競相降低收費標準,損害服務質量,形成惡性循環,難以持續健康發展。

  以山西省代理記賬機構為例,不論業務量多少,單戶月收費收入在500元以下的戶數竟然占服務總數的68.4%。顯然,這種低收費的競爭模式阻礙了代理記賬業務的健康發展。打價格戰并非代理記賬機構生存和發展的長久之計。惡性同業競爭只會加劇整個行業環境的惡化。

  針對以上現象,各地提出了多項建議。如定期組織代理記賬機構進行會計專業知識的學習、引導代理記賬機構建立健全內控制度、建立代理記賬機構評價指標體系、嚴格規范代理記賬機構名稱等。